儒学是中国文化的主流吗,他人视野中的家园

  民居摄影如今已成了一门独特的艺术,而民居研究也已成了一门热门的学科,说不清民居是从何时起引起人们的关注的。或许,当老屋的沧桑身影日渐隐没于高楼大厦的阴影之后,当弯曲而幽深的街巷日渐消逝于通衢大道的卷地红尘之中,当无边的欲望把越来越多的人们逐出家门,亡命天涯,当古老家园的炊烟渐行渐远,人们蓦然回首之际,才初次发现家园老屋的美丽,而民居研究作为一门学问,也就应运而生。学问总是生于忧患,民居学也不例外。

  第三、这种思想应能够贯彻于国家基层的行政机构及其事务,通过对民间社会及其生活的参与,对民众精神发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常识理解的自然科学的科学性主要在于其经验性或实证性,人类学由于以实证性的田野作业为基础,因此就天生具备了科学性,具备了成为人类知识的合法条件。正是这一点,足以使人类学在人文学界傲视群学:天下唯我是真金不怕烈火炼,经得起经验和实践(实用)的检验,你们哲学是面壁谈玄,历史学是纸上谈兵,诗学更是痴人说梦,全凭文人信口说来,多是既经不起经验检验或者无法检验又于事无补的贾语村言,不该在人类知识的神圣殿堂中滥竽充数。

  在金的民居影集中,有一张获奖照片,白壁青瓦的老屋前,一片碧绿的河水,河上无桥亦无舟,而那片绿水既充满诱惑又深不可测。

  第一、这种思想应关怀民众平凡甚至琐碎的世俗生活,对民众关心的诸如生老病死、送往迎来等问题做出解释,为民众提供精神上的归宿和依托,惟其如此,方能令民众心悦诚服。  第二、这种思想应有完善有效的传播渠道,即宣教手段或学校制度,尤其是地方学校,并有适合民间大众理解能力和趣味的宣传形式,以将此种精神广播民间。  第三、这种思想应能够贯彻于国家基层的行政机构及其事务,通过对民间社会及其生活的参与,对民众精神发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它的获奖,也许正是因为它无意中触及了现代人生命根柢处那种渴望家园却又欲归无路的隐忧吧。

  本文想说明,在这三个方面,儒学在历史上一直都不长进,其作为甚至还不如外来的佛教,儒学何尝在中国历史上处于主导地位?

  自从技术摆脱了巫术的魔障,科学解除了玄学的梦魇,科学技术就像脱身曹营的关云长,一路高歌猛进,势不可挡,科学技术在改天换地的同时,也使人类的精神世界改头换面:科学塑造了人们理解世界与自身的基本视界,科学性成了判断一门学术是否够格称得上是知识的最终标准,甚至连哲学、历史学、诗学等这些曾经显赫一时的古老学科,如今也必须接受科学的检验,只有具有科学性,才有资格被列入人类知识的殿堂。科学君临天下,因此,追求科学性,实现科学化,就成了当代人文学术的一种甚至是无意识的冲动。人类学,可以说是人文学术追求科学化的急先锋。

  民居,那些我们祖祖辈辈居住其中的老房子,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目光。我的一个韩国同学金,大老远跑到中国来读民俗学博士,就是为了研究中国民居。当我在他的斗室中,以他们民族的方式席地结趺而坐,浏览着他拍摄的一大堆徽派民居、客家土楼、京郊四合院的照片时,仿佛有一曲既苍老又漪旎的歌从天边升起,沁透我的身体和灵魂。原来,这些我们司空见惯熟视无睹的平凡老屋,在他人的视野里竞是这样美丽,美得叫人心碎。

  国学研究正在成为当代显学,其中一个最流行的观点,就是认为儒学是中国历史上的统治思想,而以之为精神核心的文化则为中国文化的主流。这似乎早已成为公认的常识,实在是一个天大的误解。

  导读:科学的人类学之所以战胜古典的人类学,并不是由于它较之后者更好地解决了问题,而是由于它较之后者更好地掩饰了问题,这与其说是一种科学精神,不如说是一种交织着话语暴力的障眼法:让学科的从业者只看到他该看的,把对学科构成威胁的未知之域屏蔽于视野之外。或者,障眼法原本就是科学精神的秘义:正是凭借控制实验之类的策略,科学才把那些无法控制的东西排除在人类经验之外,科学的所谓经验实际上是被实验这种新工具(培根)控制了的经验。科学之光引导着人们的目光,映入眼帘的就只能是科学的光明面,阴影永远落在看不见的角落。科学与魔术,总是难分难解。

家,是包容我们的生活世界,而不是我们可以置身于其外且对它随意打量的对象空间。

  我们想说明,在这三个方面,儒学在历史上一直都不长进,其做为甚至还不如外来的佛教。

  正因为人类学闪耀着科学性的灵光,一些与人类学的研究题材搭界的传统人文学科,如神话学、民俗学、文化史学、艺术史学,乃至语言学、历史学,纷纷皈依人类学大旗,不仅祭起了人类学田野作业的法宝,而且在理论方法上也虚心向人类学求取真经。

  在家园即将消逝之际,民居研究试图把家园的感觉永久地铭刻在人们的记忆中。

  导读:一种文化及其思想要成为一个民族的文化和精神的主流,起码需具备三个条件:

  但人类学到了马林诺夫斯基这一代,就彻底与文化史学分道扬镳了。马林诺夫斯基是一个走出书斋走向田野的人类学大师。置身太平洋岛屿炽烈阳光中的现代人类学家对枯坐幽晦书斋的古典人类学家进行了全面的清算,这也可以视为科学主义人类学对传统的人文主义人类学的全面批判,从此以后,人类学就走上了一条实证主义的康庄大道。马林诺夫斯基对人类学的最伟大变革就是:把整个学科的目光从渺茫难知的邃古之初转向了光天化日下的现实生活,人类学不再致力于透过历史的陈渣余滓发掘文化的源头之水,而是一心领略文化在现世的活泼泼生机,亦即马氏所谓的功能。从此,人类学的视野从历时之维转向了共时之维。同是在本世纪初,语言学也经过索绪尔之手完成了由历史语言学向普通语言学即共时语言学的转变,这自然不是巧合,骨子里是同一种汇入科学化潮流的冲动。马林诺夫斯基主张从文化制度的当下功能中寻求其起源,是谓当代起源说,据说就受到地质学的场变理论的启发。

本文由必赢棋牌发布于必赢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儒学是中国文化的主流吗,他人视野中的家园